点击关闭

基层社会-扫黑除恶还是法治社会建设的重要内容

  • 时间:

【消防员遗体被找到】

將更多執法力量下沉到基層一線,將掃黑除惡與反腐結合起來,與基層“拍蠅”結合起來,才能徹底清除黑惡勢力的生存環境

黑惡勢力之所以成為破壞經濟社會秩序的頑疾、侵蝕黨的執政根基的毒瘤,在於其往往攀附政治資源、攫取經濟資源,頭頂“保護傘”、手握“搖錢樹”,甚至在發展壯大後“自我洗白”,搖身一變披上合法外衣。對此,各地各部門在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中堅持“一案三查”:查辦黑惡勢力犯罪,追查涉黑涉惡腐敗和“保護傘”問題,倒查黨委政府的主體責任和行業主管部門的監管責任。實踐證明,將更多執法力量下沉到基層一線,將掃黑除惡與反腐結合起來,與基層“拍蠅”結合起來,才能徹底清除黑惡勢力的生存環境。

過去的一年多來,為期3年的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取得了階段性成效。在結束不久的第二輪10個中央督導組進駐期間,10個省市共打掉涉黑組織85個、涉惡犯罪團夥915個,共收到群眾舉報線索近20萬條,689名涉黑涉惡人員主動投案。可以說,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已在全國掀起雷霆聲勢,人民群眾被廣泛發動,一大批黑惡勢力及其背後“保護傘”被依法嚴懲,社會治安環境明顯改善,經濟社會環境明顯優化,群眾獲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顯著提升。

與此同時,掃黑除惡還是法治社會建設的重要內容,必須始終堅持在法治軌道上運行。掃黑除惡專項鬥爭要依法推進,嚴格遵循法律規範和程序要求,以體現法律的嚴肅性、彰顯法治的權威性,最大程度發揮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政治效能和社會效益。

鏟除黑惡勢力,不僅需要除惡務盡的打擊力度,還需要不斷創新基層治理模式、激發基層治理智慧。比如,有的鄉村存在村兩委幹部既是“能人”又是“狠人”的情況,在黑惡勢力被打掉之後,出現“治理真空”,如何在打擊黑惡犯罪的同時,保證發展的穩定性和持續性?又如,有的地方黑惡勢力與宗族勢力糾纏不清,怎樣在依法嚴懲的同時,構建風清氣正的鄉村秩序?針對這些現實問題,有的地方嘗試選派大學生村官,領導幹部帶頭掛鉤聯繫軟弱渙散黨組織,探索先進村與後進村組成聯村黨委的共同管理模式等,既有效瓦解地方黑惡勢力滋生土壤,又實現基層治理資源的整合提質。類似的經驗舉措,值得進一步認真總結,併在未來的工作中推廣應用。

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9年07月11日19 版)

事實上,掃黑除惡不僅是一道懲治黑惡犯罪、維護社會治安的“基礎題”,而且是一道正風反腐、強化基層組織建設、完善基層治理的“綜合題”。解好這道“綜合題”,既需要行政、司法和紀檢監察資源的協同配合,又需要各行業部門資源整合、優勢互補,還需要各地方切實落實主體責任。建立起法治化的社會治理體系,不斷提升治理能力水平,就能讓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掃出一片朗朗乾坤。